我现在除了看余罪什么都不想虽说我还把余罪一个手快打成了余华
但是我得写数学,这真是痛苦

我觉得不是我的错,是作者的错。

每过半本书就要提醒我一下余罪可能是给佬,我都快跳上主角和女警的bg线了又被硬生生拽了回来。

查看全文

悄咪咪说一句,我发现我无论什么类型的小说总有一个想上的人(。。。
我现在竟然觉得余罪可爱甚至觉得他身边的人都跟他有一腿(你冷静一点

查看全文

因为贫穷和麦当劳散件剩的不多只买了小周和叶叶的

伽小向小小小小小段子【神经病向】

十季伽穿到五超人刚齐的时候【一季恶心帅小】

伽罗变得魔方在桌子上躺着,突然感觉自己被人拿起来了,想想应该是从小喜欢魔方的小心,就没有变回人形。

小心:这魔方的味道......竟该死的甜美!

伽罗吓得变回人形,对正一脸懵逼的小心说:反叛你是不是又溜出来玩了。

查看全文

"你们已经构成非法吸猫罪了,你们这叫聚众吸猫。"
高中生德川和也看着一旁热火朝天吸着越前龙马的初中生们,这么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皮皮真可爱,我永远喜欢皮皮

查看全文

钥匙扣最满意的竟然是这只小胖猫(。。。

让我暴毙,蓝色的眼睛!

不搬运女装了,如果想看的话请去all越王道吧找。
最近写不出字

查看全文

最近开始啃英版小王子了......如果还满意的话可能把自己的翻译发上来一点

查看全文

【all越/中短篇】东京大学传闻有女装大佬

之前删过一次,这次是重发

外漫有,男扮女有,私设多ooc有

虽说热度少但是我脸皮厚啊!【喂】

本章桃越专场

以上ok下滑










part 2



东大如今四年级的学生,都是些经历了风风雨雨的人。



比如先是被学长们打成狗,培养了尊重师长的理念,之后又被那群网球部的新星们一个个按在地上疯狂摩擦,不仅是身体上、学习上更是心灵上,经受了前辈们的压迫又在本认为可以疯狂疯狂摩擦新人的第一天被新人疯狂摩擦摩擦,还是脸着地的那种。



一鼻子灰。



所以他们在那年的那次磨难中锻炼了自己的心智,重塑了自己的哲学三观乃至世界观,培养了极佳的抗吓心理。



但那年之后的新生不一样啊,对于他们来说那群新星是前辈,失去了这一次难得的实践创新增强心理抗压能力的机会,并且天真的认为只会有如今三年级的学长如此残暴,残暴的将整个社团底朝天大翻面,就像街头卖炒面的阿姨那样翻,还是鲱鱼罐头味的面。



为什么是鲱鱼罐头呢?因为前辈翻身成了咸鱼之后又因为怀念不是咸鱼的日子往回挑衅,让那群新人直接又掀翻了一次,翻来翻去已经不能算是咸鱼了。



只有用鲱鱼罐头才能形容他们之丧。



但如今二、三年级不一样啊,他们没有直接经历过被掀翻的恐惧,他们还是一条条没上盐巴的鱼。而且很天真的认为那群新人百年难遇。



没想到一个世纪如此之快。他们也算是经历了被掀翻的恐惧。



而且掀翻他们的后辈,性别为女。



当那个软萌软萌的妹子跟着篮球部负责招新的一位前辈来的时候他们还以为是可爱的新生仰慕东大篮球部盛名前来应聘经理位置呢。篮球部如今因为学长事务繁忙,仅有几个向体育相关职业冲击的高年级学长还留在篮球部,几乎全为二年级。



之后一位精致学妹一人挑翻半个篮球部的故事便在第二天登上了东大相关论坛体首页,基本排第三。你问前两个是什么?



第一个是东大校规,第二个是东大论坛体守则。置顶的那种。



其实影响力不该那么大的,虽说东大篮球部不弱,但你可曾知道称霸中学篮球界的奇迹的时代?跟奇迹的时代一比,东大篮球部自然算弱。这还是好的,幸好高中时期奇迹时代没有选择直升帝光高中或同一所篮球强校,不然影响力绝对比这大得多。



对于日本学生的篮球界来说,最庆幸的就是奇迹的时代在高二时期开始各奔东西,最后踏入职篮的竟然只有火神大我和黑子哲也。也算是给了日本篮球界的一个喘息的时间。



所以篮球部的新人们在篮球界好不容易脱离了奇迹时代的shadow之下后,本以为能出人头地,在篮球界一番作为,带着东大篮球部拿到总冠军,赢取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嗯想想还有些小激动。



作为一个合格的篮球部,美女经理自然是必要的!篮球部大概这么想。



之后让心目中的美女经理摁在地上摩擦摩擦。



而且学妹是真的漂亮,没办法。



之后在帖子里有同班的新生愤愤地说这个姑娘好拽,自我介绍只留了个“竹内良子”的名字就再没开过口,结果被攻击性别一定为女,新生回复: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觉得她好拽好帅好想亲亲抱抱。



kiss hug lift up,没毛病。



目前,篮球部心目中的美女经理,东大论坛首页第三的主人公在上午的课程结束后正带着帽子在二年级的走廊上飞奔。



果不其然撞了人。



撞了人也没什么,问题是学妹一手一瓶饮料。开口的罐装ponta掉了下去,另一只手里不知道具体是什么饮品的M记纸杯也掉了下去。学妹伸手去够M记的纸杯,所以ponta便真的掉在了地上。几声脆响是ponta摔在地面上的声音,里面的碳酸饮料也洒了出来。因为一些原因,大概是因为竹内良子在飞奔过程中是沿着墙壁的,总之被撞人的鞋把竹内的鞋不留意地护得严严实实。竹内的白鞋没有什么痕迹,但那人的鞋子却是沾上了饮料,脏兮兮的。



竹内一看,刚想开口说鞋子我赔之类的话,就听到那人说:



“你喜欢喝ponta?”



是熟人,嗯。竹内良子这么想。



“你ponta撒了诶!”桃城大咧咧地说,“要我请你一瓶吗?”



既然是熟人请客,不占白不占。竹内压了压帽子,开口应了。“好,麻烦学长了。”



于是两位走上了前往自动贩卖机的道路。在自动贩卖机前,桃城一手插口袋一手在贩卖机前找ponta,开口:“说真的,你长的很像我以前一个学弟。”



竹内冷淡回应:“哦。”



“是真的像啦!”桃城像是为了印证自己没有说谎,扭头对竹内良子说:“如果不是知道他绝对不会穿女装来上学,我可能就把你当成他了。”



竹内:幸好你没有直接喊我越前,不然我可能就应了。



是的,竹内良子其实是越前龙马女装上学用的身份。



越前面上表情没什么,但内心其实悄悄地放肆嘲笑了一般这位学长。momo学长,madamadadane!



“没有ponta了......”桃城挠挠头,问向越前,“蓝莓汁可以么?”



“我无所谓。”利索的按了蓝莓汁的按钮,投了硬币,桃城弯腰取出蓝莓汁,随手丢给了越前,之后就挥挥手离开,说了一句,“再见了,学妹。”之后就用耳熟的可怕调子重复着“下次要看路哟~要看路哟~”走远了。



越前看了一眼已经走远的桃城,低头看了眼手里的蓝莓汁。



桃城学长真是一点也没变呢。






桃城武应该是和越前关系在国中时期最好的。有话说男人间的情谊就要一起同过窗,一起嫖/过/娼,一起扛过枪。



桃城和越前同窗时间比其他人多得多,通常是在考试前没有社活的日子,两人一起在部室或是图书馆,一个死在英语书上,一个死在国文上。但谁让校长曾定下不及格学生留校补课并暂停社团活动的死令,所以有句话说得好,“既然学不死,就往死里学。”



为了进行心爱的网球比赛两人只能抓紧时间努力地将自己的不擅长科的分数尽力往五十分努。又因为两人恰好都擅长对方不擅长的科目,便自发组织一起学习。算下来满打满算一学期,两人在语言类学科上到都有所进步,不至于不及格留校补课的程度,能安心过个暑假。同窗时间自然也最长。



同窗时间长了关系就铁了。两人在假期里也经常出来打闹,桃城还会在被橘杏叫去“约会”的时候不忘打电话叫上越前,也算是兄弟情谊。



虽说法治社会的今天中学生持枪不利于学生身心健康至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国家法制建设,但网球是普通运动?能把人打进铁丝网的神仙网球和黑咬黑现场没什么两样,虽说没有扛过枪,但扛过球拍。



越前突然失踪前,桃城是最后一个见过越前的人。



陪着青学的小学弟功臣在晚上打了好几局比赛,两个人在街头网球场边上一个蹲着一个站着,吹着风。已是七月流火八月央的日子,虽然还是蝉鸣的夏天,已经隐隐有了秋天的样子。越前说他要去美国打网球,风吹的不算太大越前的声音在风里有些飘忽却能听清。



他说:“那你好好打啊。”没什么不舍,他早知道越前肯定要去美国的,毕竟美国网球强度比日本大的多,那里对他来说也熟悉的多。毕竟之前偷瞄到乾学长在本子上记得有关越前喜欢约会的地点是一串英文,他却只认得两个简单的英文,但那名字一看就觉得像是美国著名景点。



日/本是桃城的家乡,不是越前的。



“那momo学长也要加油打网球啊!”越前摘了帽子吹风,像是无意地这么说了一句。



“嗯。”桃城当时是这么应的,“我一定能去了温布尔登,之后在那里把你打趴下!”



之后便是两人无趣的拌嘴,还有双方互学口头禅的互讽现场,或像小学生。
但他还是放弃了网球。



越前在世界上崭露头角,他选择安心上学成功升入东大。



结果没想到东大也有冒冒失失的学妹,还长的超级像他之前的那个学弟。他在刚看到那位学妹的脸的时候差点“越前龙马”这个名字就喊了出来。但他转念一想,越前龙马在温布尔登呢。



越前怎么会在这里,可能是他的妹妹吧。他这么一想,就自然的对那学妹带了照顾的意思。



但其实他自己也没有想自己直接跳过了那可能是越前本尊的原因不仅仅是以自己学弟骄傲的脾性怎么可能穿女装来上学。



还有一点,就是他看到在比赛上奋斗的越前龙马时就想起自己以前打网球的时候。他已经放弃网球了,他便靠越前来回想以前打网球并梦想着进军世界的自己。



他是感谢越前的。

查看全文
© 今天离球更新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